<th id="ptt8r"><p id="ptt8r"><sup id="ptt8r"></sup></p></th>
    <tbody id="ptt8r"><pre id="ptt8r"></pre></tbody>
    1. <legend id="ptt8r"><pre id="ptt8r"></pre></legend>
      <th id="ptt8r"></th><button id="ptt8r"><object id="ptt8r"><menuitem id="ptt8r"></menuitem></object></button><dd id="ptt8r"><track id="ptt8r"></track></dd>
      <tbody id="ptt8r"><pre id="ptt8r"></pre></tbody>

      1. <progress id="ptt8r"></progress>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養育指導 >
        兒童游戲心理咨詢是什么樣的?
        游戲療法的場景
        秘密對人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可以說,在心理療法的場景中,它經常與某種形式相關聯。在針對孩子的游戲療法的場景中,它也作為重要的事物而出現。針對孩子的心理療法,只能是盡可能地尊重孩子的自主性,促進孩子自由地游戲。這樣一來,在游戲的過程中孩子***能發揮自身的自我******力,從而得到******。簡而言之,***是要給孩子一個平臺,讓孩子自由發揮自身潛在的自然******力。但在實際中,這種操作往往并不是那么簡單。接下來我來簡單介紹一下“秘密”這個主題起著非常重大作用的一個游戲療法的案例。治療師是木村晴子(當時還是研究生)。
        小學三年級學生P,被診斷為情緒不穩定、不適應集體等,被人帶來進行咨詢。據說她智力的發展也滯后一年左右。初次見面的P在治療師面前“用直立不動的姿勢僵硬地彎曲一下身體打招呼,***像是一根棒子從中間彎曲了一樣。”接下來馬上開始做被P稱為“棒球 ”的游戲,治療師扔出球讓P去打,玩了一個小時。治療師在這個過程中的印象是,P是個“身材高挑、臉蛋可愛的少女,卻總是保持著雙眼圓睜的緊張神情。她用帶著一絲躁狂的高亢嗓音滔滔不絕地說著,這些話如果用文字寫下來,似乎都帶著著重號。”
        在幾次游戲的過程中,有時在游戲的間隙P會突然靠近治療師,接觸治療師的身體,用撒嬌的聲音說:“醫生,你能聽我說嗎?”等治療師采取傾聽的姿勢,她又什么都不說地離開了。到了第四次,她說:“請您看看我的秘密。”說著從書包中拿出一本書,隨后“像是壞掉的錄音機一樣強迫性地”反復進行說明,并擁抱治療師。治療師當然也報以同樣的擁抱,但是“******次抱住P的時候,對于她的僵硬感到非常驚奇。有什么地方不對勁。似乎很缺乏基礎干,根本***沒有擁抱孩子的感覺。”
        P在第三次游戲的時候似乎要說出什么秘密,卻什么也沒能說出來,到了第四次終于給治療師看了“我的秘密”。但遺憾的是,治療師聽了P反復的說明,仍然不得要領。根據記錄,在這次游戲中治療師更為在意的是,“我究竟能不能真正用力擁抱這個孩子。”
        *  排出堆積的東西
        這種游戲和擁抱不斷重復,第八次的時候偶然發生了一件事。游戲療法結束后,P想要上廁所。但是在一旁等待P的母親正在打瞌睡,治療師鼓勵P自己去廁所。從廁所出來的P,反復地說著:“醫生,謝謝您,謝謝您,我感到心情好多了。拉出了很多大便,有五大坨。”
        不得不說,這是一件非常重大的時間。作為“把堆積的東西排除體外”的行為,大便無論是在夢境中還是在孩子的游戲中都會作為有意義的東西出現。恐怕P是在治療師的幫助下,排出了至今積壓在心頭的“五大坨”感情的芥蒂,因而感到輕松多了。此外,治療師只是偶然代理了母親的工作,這一點也必須注意。通過這次大便事件,治療師和P的距離一下子拉近了。在心理療法的過程中,“偶然”發生的事往往有著重大的意義。這個偶然發生的大便事件,可以說也有著強烈的內在必然性。
        * 與治療師的接近
        治療師與P的距離拉近了,其結果在第十一次的時候明確地體現了出來。P對著治療師叫了一聲“媽媽”,然后自己也覺得奇怪:“咦?我怎么把木村醫生當成媽媽了?”后來,P經常叫治療師”媽媽“,治療師在不經意間也對此做出了應答。
        孩子稱治療師為”媽媽“,這種情形經常會發生。***連對我這樣的男性,甚至也有孩子叫我”媽媽“。有人擔心,成為這種母子般的關系,會不會變得無法脫手,其實大可不必。只要治療師的態度端正,孩子在必要的時候--當然,說不定反而會讓治療師覺得冷酷--會干脆地離開。這個案例的情形也是如此,此時,孩子的成長力量之強不由令人驚嘆。
        P與治療師的距離不斷接近,P開始詢問“醫生您幾歲了”,并推測“大概在三十九吧”。P的母親***是三十九,而治療師其實只有二十來歲。到了******十次的時候,P因為感冒休息了兩周。這也是經常出現的,當發生重大的變化時,也有很多孩子會出現身體上的疾病。
        ******十一次的時候,P偷偷對治療師說起了母親在家里的行為,并稱之為“媽媽的秘密”,但其內容卻不是很明確。從這時開始,治療師寫道:“后來我才發現,我記錄的文字已經有一部分不再帶著重號了。”
        *  ******劇
        ******十二次的時候發生了一件戲劇性的事情。她們開始了P提議的“刀客游戲”。P扮演錢形平次(日本江戶時代的******捕快),治療師扮演流氓團伙“棍棒幫”的嘍啰。P讓治療師朗讀棍棒幫給平次的“決斗書”,并提出要求:“不可以用您柔和的聲音,要用可怕的聲音來讀。”平次對妻子(以P母親的名字命名)說聲“保重”,***告辭走上了決斗的戰場。治療師分別扮演******位嘍啰“三太郎”、******位嘍啰“七五郎”等角色,被平次逐一砍到在地。P目光炯炯地問道:“怎么樣,醫生?我演得好吧?好玩吧?”
        關于這時的印象,治療師寫道:“P的演技非常逼真,高明得幾乎令人瞠目。比她的日常會話更有感情。”這種戲劇可以稱為“******劇”,而這出戲劇的特征是,腳本和導演都由孩子完成,治療師只要按照孩子的安排去做***行。這時,我們會非常不可思議地覺察孩子的意圖,不用進行任何“事先商量”***可以扮演劇中的角色。盡管如此,一位被診斷為智力遲滯、情緒不穩定的小學三年級的學生,在得到可以自由發揮的環境后,竟然能以如此栩栩如生的逼真程度進行表演,也足以令人吃驚。孩子的宇宙,比大人所想象的要寬廣得多。
        下一次仍然繼續進行“刀客游戲”。平次打敗了***后一個嘍啰“五郎”,回到家中和妻子一起為平安無事而開心。治療師心想接下來應該是頭目出場了,正在暗自鼓勁,P卻出乎意料地宣布游戲結束了:“流氓團伙沒有了,城里恢復了和平。全部搞定!棍棒幫只有這三個人!”接下來的兩次以棒球游戲為主,沒有演戲,******十六次又開展了有趣的戲劇。
        *  尋找寶藏
        ******十六次,P成了“棍棒一號”,治療師成了“二號”,進行“尋找寶藏”的游戲,去尋找“被盜的鉆石”。兩人一邊用步話機保持聯系一邊尋找寶藏。治療師找到了一些石頭和玻璃珠,問道:“啊,是這個嗎?”每次P都搖頭說不是,***后還是沒能找到秘密的寶藏。但是P非常開心地說:“太有趣了,您玩過這么有趣的游戲嗎?”她歡呼雀躍的樣子讓治療師也非常感動。治療師寫下了這樣的感想:
        “關鍵的鉆石沒有找到,***像是頭目沒有出場的戰斗一樣。但是***,在藏著鉆石的周邊,P使用了************的精力,帶著感情進行了搜索。比起鉆石的發現,與治療師一起搜尋這件事本身似乎有著更重要的意義。”
        *  告別的宣言
        稍微簡略一些講講后面的經過。這是,P已經不再把治療師誤稱為“媽媽”了。第三十次,P突然宣稱:“這里我明年不來了。”治療師驚訝地問P,這是不是她自己的決定,P明確地回答:“是的,盡管我很難過。我昨天滿十歲了。”孩子的偉大之處***在這里。一邊體味著離別的悲哀,一邊下定決心從明年起自己一個人往前走。治療師雖然有些為難***,也下定了決心要有效地利用今年之內的十個月。
        從這時開始,P開始唱一些自己作詞作曲的歌。既有《淚水之后的禮物》和《離別歌》等哀傷的歌曲,也有《兩個人一起去那片原野》和 《穿著T恤的你》等開心的歌曲。讓人感到,她把告別治療師、開拓自己的道路這種心情用歌曲表現了出來。
        第三十六次,P突然問:“木村醫生,您會死嗎?”然后進行了一段時間的關于“死”的問答。另一方面,她精力充沛地玩著,甚至從架在乒乓球臺上的梯子上跳下來,她稱之為“馬戲游戲”。 雖然有精力是好事,但也存在著危險,治療師非常擔心,建議她停止這個游戲,但P還是要繼續玩,根本***不聽。P喜歡做的事,都想讓她去做,但因為擔心,治療師平民說服了她,終于和她約定下次只能跳五次。
        關于“死”的問答還在繼續,第四十九次,P問:“醫生您會死嗎?我也會死嗎?”面對這個提問,治療師反問道:“你認為我們倆有一個人會死嗎?” P振奮起來,答道:“不,不要!死了可***不得了了!”她久久地抱著治療師說:“我很喜歡您。”與***初的時候相比,這次的擁抱“接觸感”要多得多。她還唱了一首《木村老師之歌》來稱贊治療師:“木村老師,真了不起,目光閃閃,如同太陽......”

        *  與過去的自己訣別
        在倒數******次,也***是第五十四次的時候,P一邊念叨著“離別”和“寂寞”,一邊把食錢獸(日本兒童電視劇《奧特曼》中的一個怪獸)放在沙盤游戲所用的沙盤中央,慢慢地撒上沙子埋起來。P把它稱為食錢獸的墳墓,她說:“食錢獸并沒有干什么壞事,也并不殘暴,但是它會此前,還是會給大家帶來麻煩。”她用鮮花裝飾著墳墓,用手指在墳墓兩側分別寫上“食錢獸之墓”和“再見,食錢獸”的字樣。治療師“覺得被埋葬的食錢獸是從前的P自己,心里感到很難受”。
        第五十五次是***后一次,P輕松地玩了很多游戲。她反復地說著:“***在今天告別吧。”還問:“再見了醫生,等我上中學了還能來嗎?”治療師回答:“我會一直等著你的。 ”得到治療師的******之后,P“帶著******平淡的表情回去了”。而且,根據報告,她在班級里不再像以前那樣做出出格的行為了。

        *  與秘密同呼吸
        這里的介紹比發表在專業雜志上的文章簡略了很多,但比較詳細地介紹了一個游戲療法案例的過程。之所以這樣做,首先是希望大家能夠明白這樣一個事實,即只要提供這樣的場所,孩子們會如何生動而創造性地表現自己的世界。同時也是希望大家能對游戲療法的實況有所了解。說到心理療法,有些人會覺得不過是大肆挖掘來訪者的秘密,但實際上正如在這個案例中所示,相比之下我們對待秘密更為慎重。而在這種姿態之下,秘密***會自然而然地被分享。
        這個案例還說明,對于治療師而言,首先需要的不是對孩子的內心進行探索、測定或分析,而是對孩子心靈的細微動向做出敏感的反應,盡可能在其所顯示的世界中共同呼吸,是一種感受性和參與姿態。
        * “秘密“與”寶物“
        那么,在這個案例中,所謂“秘密”究竟是什么呢?P主動說到“我的秘密”,但內容卻不明朗。敵人的頭目也不明確,寶物也沒有找到。關于怎樣看待這一點,也許有各種各樣的意見,但我的看法是,對于P而言“秘密”是非常重要的,恐怕不能簡單地用語言表達出來。而且也不是可以輕易到手的。哪怕從P的年齡考慮,不能明確地用語言表達,也是理所當然的。
        P想要得到的“寶物”,也許并不是有著確切形狀的東西,而是一種全新的體驗,那***是得到一個和她一起熱心尋找寶物的人。所以P才會對這個游戲感到如此興奮。這個游戲本來應該一直持續下去,而不是可以說上一句到此為止***結束的。在”刀客游戲“中頭目沒有出場,恐怕跟這也有關系。換句話說,P在游戲療法的房間中所經歷的一切全都是”寶物“,對P來說,這些在治療結束后也應該持續下去。
        P曾經想要訴說“媽媽的秘密”,有時又把治療師誤稱為“媽媽”,而且不懂被人擁抱時應該怎樣才更自然,從這些事實中可以推測,P所尋求的寶藏,與她和媽媽的關系之間一定有著很大的關聯。可以想象,通過與治療師的互動,P改變了與母親的關系,也許這才是“母親的秘密”,才是“寶藏”。P無法把這些明確地用語言表達出來,但應該說她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并感到心滿意足。
        一開始把治療師誤稱為“媽媽”,后來在自己導演的戲劇中,她自己成了錢形平次,不斷大顯身手,打敗治療師扮演的流氓團伙嘍啰,然后回到與母親同名的“妻子”身邊,一起為平安無事而開心。之后不久,P***不再把治療師誤認作母親,一邊說著“盡管我很難過”,一邊作出了告別的宣言。這種出色的變化是從孩子的主體性動向總產生的,這一點簡直令人驚嘆。如果大人們面對這個智力遲滯、情緒不穩的孩子,想要進行某種“指導”,是絕不可能出現這種卓有成效的情形的。對于孩子宇宙的廣度,我們大人應該表現出更多的敬意。
        亚洲人人免费公开视频下载,人人插人人搞人人看,人人揉人人干